关闭
关闭

欢迎登录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机构  > 章程范例

草原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共赢”之路

发表时间:2017-07-17 14:09:04来源:国家牧草产业技术创新网 保存打印关闭

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出:“坚持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实现速度和结构质量效益相统一、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使人民在良好生态环境中生活,实现经济社会永续发展”。

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三生共赢”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即生态文明建设的方向。原始文明时期虽然生态环境良好,但生产和生活水平低下。农业文明时期生产欠发达,农民生活困苦,虽然环境污染不严重,但因滥伐森林造成水土流失,破坏了生态平衡。工业文明时期生产力进步,是以牺牲劳动者和殖民地人民、浪费资源、污染环境、引发生态退化为代价的,具有一定的“反生态”、“反人性”的性质。只有走“三生共赢”之路,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光明大道。

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三生共赢”不仅代表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而且是检验人们在生态文明建设中一切行为是与非、优与劣的唯一试金石和评判标准。

走三生共赢之路并向两个100年献礼

走好“三生共赢”之路,是前无古人,需要人们发扬坚持不懈、戮力同心、持续拼搏、勇于创新、善于克难的精神,锲而不舍地开拓并不断完善的路。从世情、国情演变的历史、现状和未来趋向综合考虑,中国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生产、生活、生态的变化过程大体上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4年—2021年),即到202171日。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前,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目标的第一个100年。这个阶段是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这个时期必须从根本上扭转生态退化、摆脱滞留在产业链低端、扶贫攻坚任务艰巨的局面。为此,应在“三生共赢”理念指引下,着重完成生态脆弱区治理与合理利用、生态经济产品全寿命期价值链增值以及国家级贫困县扶贫开发培训与技术支持三位一体的任务。

第二阶段(2021年—2049年),即到20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100周年前,GDP要在2020年的基础上再翻一翻,人均收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建成富强、民主、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

第三阶段(2049年—)中国应不失时机地承担生态文明领跑者之一的责任,引领全球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更高的阶段。

草原退化生态脆弱区治理与合理利用

草地系统是指在一定草地空间中共同栖居着的所有生物(即生物群落)与其环境之间不断地进行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信息传递的过程中而构成的功能综合体。草地生态系统的植被以各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占优势,是仅次于森林系统的第二大陆地生态系统。包括草原、草甸、疏林草地、灌丛草地和多年撂荒的弃耕地及荒漠牧野等广义草地,总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41%

草地生态系统退化的自然原因,首先,有各种物理条件,包括诸如光、温度、降水、气体含量等单一因素,以及气候、土壤、火烧、洪涝灾害、地质活动等复合因素;其次,自然条件的生物条件,如外来生物的入侵,鼠害与虫害种群的突然爆发等。人为原因有草地开荒、过度放牧、频繁割草以及对所利用的草地投入过低等。多数情况下,两者可能同时起作用。

草原利用必须从国情、区情出发,因地制宜。以内蒙古草原为例,其所处经纬度、气温、降水量及其分布、地形、地貌、土壤与世界上其它畜牧业发达地区相比,差异显著。内蒙古年降水量多在200毫米左右,冬季最冷月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下30度,生长期只有三个月;欧洲畜牧业地区年降水量500600毫米,生长期长达半年左右;澳大利亚畜牧业区年降水量500700毫米,生长期长达12个月。可见,内蒙古之所以选择放牧方式是由其所处极端恶劣地理环境决定的。

我们要认真总结经验,牢记过去那种从根本上违背客观自然规律,不符合国情、区情、地情的“一刀切”错误做法给草原带来的巨大损失。习近平主席在今春考察内蒙古时说,这一次春节慰问来到内蒙古,看到蒙草这整套科研应用搞的很不错,有草原恢复,有城市绿化,特别是蒙草王召明同志讲的对我很有启发,找一些适合当地的品种要走出一条符合我们自己规律的、符合国情、地情的发展道路。使内蒙古草原为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卓越的贡献。

生态经济产品全寿命期价值链增值

长期以来,滞留于产业链低端是中国传统的粗放经济增长方式的通病,畜牧业也不例外。这里所说的生态经济产品,指的是兼具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产品,是需要花大力气,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筛选出来的,例如,焦裕禄用来治理和合理利用兰考沙荒地的泡桐,杭州市临安区太湖源镇竹种园筛查出来用于治理南方山区水土流失的竹和其它非木质产品,廊坊市惠农农业技术研究所筛选出来可用来治理和合理利用盐碱地、沙荒地的菊芋等。吉林大学张世宏、秦庆明两位教授基于植物分子学基因重组理论与方法的选育技术在大面积盐碱地改造方面的应用,以及马洪立教授通过太空植物和肥料诱发基因突变技术研制的环保肥料在袁隆平主持的大面积超级稻实验中做出的重要贡献,并在海南、广东、四川、苏北、山东等地多种作物生产中大面积推广应用。他们的工作为我们开拓出一条运用生物技术变废弃地为有用地、变劣地为好地、变非耕地为耕地的有效途径。

所谓生态经济产品全寿命期价值链,是指产品生产、仓储保鲜、粗加工、深加工、运输、营销、品牌、标准、设计、研发、期货等众多环节构成的产业链条。长期以来,滞留于产业链低端,是中国传统粗放经济增长方式的通病。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中实现产品全寿命期价值链增值,首先,要落实十八大的决定:“要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建立体现生态文明要求的目标体系、考核办法、奖惩制度。”为此,要在全寿命期的每一环节,按照下列公式进行经济、社会环境的综合评价,即该环节的综合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经济损失+社会损失+环境损害)。其次,要努力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攀登,要做到像荷兰的花卉产业一样,从资源到资产、从资产到资本,最终在资本运营中独占鳌头。最后,在设计与实施全寿命期价值链增值规划时,一定要坚持全过程总体最优的原则。在某种情况下,尽管对链条的某一环节的评价可能有极佳的效果,但却不利于实现全寿命期总体优化,这时必须当机立断,忍痛割爱。

建立草原国家级扶贫开发培训与技术支持中心

生态脆弱与贫困是孪生兄弟。区域性的扶贫开发工作必须和生态脆弱区治理与合理利用同步进行。在这方面,国际生态发展联盟核心专家牵头联合了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发改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环境科技研究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以及北京三生环境与发展研究院、国际生态联盟益地友爱(EDUI)等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目前,以上各产、学、研机构正积极筹建由曾两次主持国家首脑环境与发展会议的,原联合国副秘书长莫里斯·斯特朗倡导、国内外有关专家积极响应的生态经济大学。在生态经济大学筹建过程中,已在各类生态脆弱区治理与合理利用、生态经济产品全寿命期价值链增值以及国家级贫困县扶贫开发与技术支持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例如,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创建的南方山区综合发展临安模式已为云南、贵州、四川、湖南、重庆、海南、陕西等多地培训了上万技术人员、基层干部和农民,并持续给予技术支持;在北方,河北省廊坊市思科民营科技公司在盐碱地和草原退化区治理与合理利用、菊芋产业系列开发和扶贫开发培训与技术支持等方面也取得重要进展。

开拓与推广草原“三生共赢”之路的国际意义

开拓与推广草原“三生共赢”之路,不仅为治理与合理利用国内草原退化生态脆弱区指明了方向,而且有重要的国际意义。从中国西部边界向西,中亚、西亚、北非,即所谓“一带一路”经过的这条长链上,一个大沙漠接着另一个。与国外同行分享彼此治沙与合理利用草原的经验教训,必将对推进全球草原早日实现“三生共赢”起到重要作用。目前,国际生态联盟专门成立了北京益地有爱(EDUI)国际环境技术研究院,协助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和北京大学PHBS绿色经济研究中心牵头的生态经济大学筹备工作,希望社会各界尤其是企业界在中国推进生态大学的筹备工作,不仅在全球树立中国在治理生态环境领域的正面形象,而且也是履行中国知识分子建设生态文明的光荣历史使命。